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为了管控好网游 代表们已在两会上疾呼了十年


 

 

原标题:代表委员10年疾呼治理网游 马化腾称也要看到网游正面性

近年来,青少年沉迷网游现象引发了全社会的忧虑,也引起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和委员的关注。

十三届全国人大大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3月3日举办的媒体见面会时表示,青少年沉迷游戏现象应该防治,但要看到游戏的正面性,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

2018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广东省副主委、民革广州市主委,广州政协副主席,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带来了名为《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的提案,于欣伟委员对青少年因沉迷“吃鸡”、“王者荣耀”等游戏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建议应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增强实名制认证手段。

回顾10年来的全国两会,为网络游戏,代表和委员已经在全国两会上疾呼十年。但随着技术的进步,网络游戏到了移动时代,管控的难度比网吧时代更大。

代表委员疾呼十年 手游低龄化更难管控

早在2007年,网络游戏还处于电脑时代,“网瘾”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张正明疾呼:网络游戏正在演变为“电子海洛因”毒害着青少年。

10年来,网络游戏带来的社会问题一直被代表委员们关注。2009年,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呼吁,网游代练不仅不能提供真正的就业机会,反而会摧残青少年和大学生的身体,制造就业困局。

很多代表委员也发现了游戏中的暴力色情危害显现。 2012年,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孙淑君呼吁,网络游戏运营商和网游巨头,在追求企业收益时不能以牺牲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为代价。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周建元是公安部的监督员,因工作原因经常探访各地监狱和看守所,她发现,青少年犯罪中有许多是受网络游戏的影响。2014年,周建元代表呼吁应尽快出台法律法规,对网络游戏进行审查分级,限制其中暴力和色情内容,严格实行网游实名制。

2015年,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表示,网游成瘾性为社会所公认,游戏在互联网平台上对青少年全开放,无异于源源不断地把一批又一批青少年往游戏成瘾者的路上输送。

2017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何寄华对媒体表示,少数手游企业缺乏道德担当,实名认证在手游市场名存实亡,他呼吁网游企业应严格实施手游实名认证,进行人脸识别,不能进行身份识别的,都视为未成年人,禁止使用。

10年过去了,网络游戏由电脑网络游戏占主流演变成手机移动游戏成为主流。2017年,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称,游戏移动化让游戏的隐蔽性更强,原来网吧还能做到不让未成年人进去,现在家长想管控就更复杂了。家长的手机绑定了银行卡,孩子支付完之后再把短信删掉,根本看不出来。

手游低龄化趋势明显 青少年沉迷引发系列社会问题

据《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接触网络游戏年龄呈现出低龄化趋势,截至2015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1.91亿,比全部网民使用率高9.6%。

于欣伟委员举例称,王者荣耀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其中11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缺乏自制力的青少年学生沉迷其中,并导致了一系列的后果。根据相关新闻报道,一个小学生花掉父母的9万余元血汗钱挥霍在手机游戏王者荣耀中;去年一13岁男孩因为痴迷打《王者荣耀》,和父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居然从四楼一跃而下。

于欣伟委员表示,游戏玩家的低龄化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些游戏确实成了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新“鸦片”。

十三届全国人大大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3月3日举办的媒体见面会时表示,青少年沉迷游戏现象应该防治,但要看到游戏的正面性,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而不是简单的、一味的妖魔化。马化腾代表举例,很多老年人反馈跳一跳小游戏对防止大脑痴呆有作用。

实名制形同虚设 代表委员建议引入人脸识别技术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手游市场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但管理机制的不完善,使得网络游戏带来很多社会问题亟待解决。

2016年年底,文化部发布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移动游戏被纳入政策监管范围;2017年1月,中央网信办起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其中要求,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限制未成年人连续使用游戏的时间和单日累计使用游戏的时间等。2017年5月1日,《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开始实施生效,网游开始执行玩家实名认证的措施。

目前,实名制、限制时长是遏制青少年沉迷网游的有力的措施,但于欣伟委员发现,孩子借用一个身份证能轻松避开实名制,一些网游的实名制如同虚设。于欣伟委员建议应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增强实名制认证手段。

马化腾代表表示,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现象应该引起重视。他表示,可以用技术手段让家长和孩子订立数字契约。

于欣伟委员认为,现有的网络管理制度规章层次较低,缺乏顶层立法,使得网络游戏得不到应有的管理和规范,难以全面覆盖和解决网络游戏中产生的问题,特别是网游分级制的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