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拆除“心墙”清丰县领导公布手机号 群众可直接


  群众除心墙

  拆掉政府围墙之外,清丰县还公开了领导的手机号

  最多的一次,县领导一天接了同一个群众25个电话

  在一些官员看来,这些尝试更多的是政府部门心态的变化

  

  公布手机号后,王彦涛每天都抽时间回复群众的各类问题

  

  制图/张劲影

  在清丰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王治理看来,拆围墙和大门,最重要的就是体现一种态度,一种作风,方便群众办事,解决群众困难,拉近与群众的距离,双方更加平等,同时也能更好地体现政府部门的服务角色。

  而拆围墙之外,更重要的是拆除“心墙”。通过公布领导手机号,电视电话问政,设立群众热线,以及各种“一站式”便民服务,领导干部走进群众中解决问题,政府部门与群众的距离缩短了,亲近感也更强了。

  【实地探访】

  信访、热线投诉

  问题更及时地解决

  2月17日上午,在清丰县信访局信访接待大厅,一幕情形让不少人惊讶。

  一位群众反映自己的工资待遇不公正时,情绪突然激动,在接待人员记录的过程中,一个不注意,他跳到桌子上开始大声争执,工作人员紧急安抚,联系上当地乡镇领导后,对方和这位群众约好会谈的时间和地点,他也平静了下来。

  接待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信访局接待中心与县委县政府相邻,不少群众有事,都可以直接来这儿投诉反映,随后或登记处理,或转交、转办,“群众不管有什么情绪,我们这边都会耐心安抚、化解。”

  在“小事快办”,这个由清丰县在2016年8月份成立的部门,群众均可以拨打热线电话反映各种问题。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群众反映的问题有404起,2月份截至目前有165起,而在2016年12月份,更是达到625起。

  完善各种信访投诉渠道,设立“小事快办”服务热线,群众办事“一站式”服务等,清丰县委副书记赵建国概括,“这些都是‘拆围墙’之外,我们探索的或一直在开展的措施,通过这些,许多群众反映的问题都便捷及时地解决了。”

  【方便沟通】

  县领导公布手机号

  群众可直接联系

  在清丰县委、县政府大门外的一条路上,当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姓名、职务、分管领域、手机号赫然在列。河南商报记者随机拨打其中4位的电话,一位当场接电话,一位接通后被挂断,随后发短信“现在不方便接听,稍后联系”,另外两位电话无人接听,其中一位约半个小时后回短信询问事由,另一位第二次拨打电话后联系上。

  赵建国介绍:“刚开始公布县领导电话后确实有些误解,比如正在开会,没法接听,群众不理解,有埋怨,后来我们开完会再回个电话,群众慢慢也就理解了。”

  王治理也证实,自己时常接到县里一些主要领导的短信,都是群众把问题通过电话短信反映给领导后,领导再转过来。

  王彦涛也讲起一个事儿,“2015年下半年刚来兰考工作时,就按照要求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也是我唯一的手机号。因为群众不熟悉,第一个月没什么群众电话,第二个月就多了,基本天天都有,有时候一天好几个,宅基地纠纷、投资被骗、合伙做生意产生矛盾、反映家庭困难的,啥都有。”

  最多一次,同一个群众一天内就一个事儿给王彦涛打了30个电话,“接了25个,有5个没法接,在开会,回了短信。”同很多领导干部不接听陌生号不同,王彦涛是各种陌生号都接,“万一确实有事儿呢?要是老带着抵触和防备心,公布手机号还有啥意义呢?”

  【简政放权】

  推行“一站式”服务

  取消不必要的手续

  在清丰县的企业服务中心,交通、国土、建设、食药监、卫生等部门均设有办公窗口,可以实现“一站式”服务,而企业服务中心设有“代办”窗口,对于群众有不理解不清楚的,程序难操作的,均由代办人员帮忙完成。

  王治理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清丰县的行政服务中心迁到这里后,更多的行政部门被集中到一起了,群众来办事更方便了,再也不用多跑路了,推诿扯皮的现象也能最大限度地得以解决了。”

  在兰考县的行政服务中心,各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均考试产生,从县乡公务人员中选择那些业务素质强,尤其是对群众工作热情高的人员,“在这里,就群众关心的需要解决的事情进行处理,需要的是一种工作态度,也体现了一种荣誉。”兰考县行政服务中心党组书记、主任陈晶晶说。

  近几年来,从中央到省里,都要求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要求取消各种不必要的证明和手续,让企业和群众办事更方便、更快捷,这方面兰考可以说不遗余力。

  据了解,截至目前,兰考县暂停行使的审批事项有39项,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23项,下放的公共服务事项35项,极大地方便了群众工作生活。

  【思考】

  “开门办公”能否成为常态

  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曾经有一名县委书记向社会开放党政办公楼,老百姓可以轻松进入党政大楼,并能轻松找到县长,被当地群众称为“开门办公”。

  一些群众直接来到县委书记或其他县领导的办公室,随意地围着他,有的靠着他的办公座椅,有的在门口排着队等见面,而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在门外抽起了烟,多么轻松悠闲!这一幕也被不少网友评价为:“其乐融融,让人难忘!”

  王彦涛得知后也很有感触,“因为来县政府办事儿方便了,很多群众来找我时,一般都是直接上我办公室,看到办公室有其他人时,他们再等一会儿,有时候人多,也会排队。”

  不过,桂阳县的“开门办公”,在那位县委书记离任后也戛然而止。

  至于兰考县,王彦涛说:“在拆围墙前,群众就能直接来到办公室反映问题,拆围墙后,当然从某种形式上说更方便了。事实上是否能让群众近距离地同我们在一起,只要政府部门有这种心态,就能一直做,也自然越来越习惯。”

  【对话】

  河南商报记者:有形的围墙容易拆,心中的围墙难拆,您怎么看?

  王彦涛:拆除“心墙”,首先需要我们干部多深入群众,直面群众,让群众熟悉我们,然后是真诚地同群众交流,了解他们需求,获得他们认同,还要站在群众的角度,想他们所想,解决他们的合理要求,让群众的利益最大化。

  河南商报记者:一些地方领导公布手机号码后联系不上,电视、电话问政时顾虑重重,原因是什么?

  王彦涛:说到底还是一种心态问题吧,其实有什么担心呢?就是现场征求意见,现场办公,群众说什么我们听什么,有不对的我们就纠正。他们是我们的群众,就是说几句不好听的又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