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开国上将准确判断二战德军攻势却未被苏军重视


 

 

47人参与 19评论
 
 

核心提示:敢于对斯大林军事观点说“不”的中国将军刘亚楼,从此在苏军上层挂上了号。这段经历更加深了林彪对刘亚楼的了解,认为刘亚楼不仅可做军政主官,还可做一名出色的参谋长。

 

本文摘自:光明网,转引自:《大家故事(天下事)》2007年第12期,作者:于星河,原题:《哪位开国将军敢对斯大林说不?》

刘亚楼,历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委、第一师师长。

1938年赴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参谋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空军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本书通过对有关人物的14年采访,查阅大量原始档案,并参考老同志的回忆,展现了刘亚楼的传奇人生,展示了他的参谋之功、领军之才、治军之道及为人之诚。

敢于对斯大林军事观点说“不”的中国将军

1941年春,德军在征服北欧、西欧诸国后,开始加紧完成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

这期间,正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刘亚楼和林彪等各国将领一起参加了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组织的第三国际军事人员的有关活动,讨论德军届时进攻苏联首都莫斯科的主攻方向问题。很多国家的将军赞同苏军最高统帅部的看法,认为希特勒进攻莫斯科的路线,必定沿着南部乌克兰和顿涅茨河流域东进,以占领经济作物地区,掠夺乌克兰的粮食、顿涅茨河流域的煤矿、高加索的石油,借此切断苏联的经济命脉;再者,德军占有这些最重要的资源,就可进行长期的大规模战争。

刘亚楼认真研究了各种情况后认为,乌克兰、顿涅茨河流域这样一个农田、水网遍布,土质松软的经济作物地区,不可能是以机械化部队为主的德军选取的主要进军路线,希特勒将选择白俄罗斯作为进攻莫斯科的最佳线路,因为那里土壤坚固,至莫斯科距离最短,适合德军的摩托化部队的展开,这也符合希特勒一贯的闪电战作风。

刘亚楼的分析和看法,得到林彪的认同,通过第三国际传给苏军统帅部,但被束之高阁。

1941年6月22日拂晓,希特勒在苏联边境西部一千多公里的宽大正面发起了蓄谋已久的苏德战争,以北方、中央、南方三个集团军群分别向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莫斯科、基辅方向实施闪电式攻击。其中莫斯科一路集中了五十多个师和最精锐的坦克、摩托化部队,循白俄罗斯方向杀将过来。

苏军因判断失误等原因而猝不及防,前线败绩纷呈。

敢于对斯大林军事观点说“不”的中国将军刘亚楼,从此在苏军上层挂上了号。这段经历更加深了林彪对刘亚楼的了解,认为刘亚楼不仅可做军政主官,还可做一名出色的参谋长。

参加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让苏军高层刮目相看

9月底,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向莫斯科发起代号为“台风”的攻势。

正当刘亚楼和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员们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奔赴前线时,传来命令:中国同志集中莫斯科,暂住《消息报》报社对面的莫斯科旅馆,着手安排回国。

十多名中国军队干部由苏军少校乔尔诺夫护送,从莫斯科坐火车,然后倒汽车,一路向东奔驰。10月到达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准备从这里通过边界,然后通过党的交通站转回延安。不料,这条交通线已遭破坏,日伪军对边界封锁甚严,难以通过。

十几个人被困了一个多月后,经紧急联系,有关方面同意林彪坐飞机先行回国。他是国民革命军第一一五师师长,可以公开回去,其他人员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只能另想办法。

滞留在乌兰巴托的中国同志,先是住在苏联大使馆安排的馆舍。时间一长,供应发生困难,乔尔诺夫少校也无能为力了,要他们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自谋生路。于是,李天佑帮人养兔子,杨至成去一家农场干苦力,长征途中失去一条腿的钟赤兵到剧院当卖票人。刘亚楼和卢冬生因为俄语好,参加苏联红军当了参谋。

1942年夏天开始的斯大林格勒会战,是苏德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刘亚楼参加了这次残酷的交战,他的苏联名字叫萨莎,军衔少校。

严寒很快降临,刘亚楼向苏军指挥部建议:德军没有过冬准备,冻死冻伤不少,战斗力日渐衰弱,为利用冬季大规模聚歼德军装甲机械化部队,苏军必须发挥适应严寒作战、具有快速机动作战能力的各兵种优势。首先出动战机掌握制空权,打击德军空中力量,掩护轰炸机扫平地面进攻的障碍,而后以装甲部队为先导,以西伯利亚骑兵和高加索滑雪部队快速跟进,实施陆、空协同作战。

接下来的几次战斗,证明了这种战法的切实可行。苏军高层对他刮目相看,多次动员他加入苏联国籍,但都被刘亚楼谢绝了。

1943年2月,持续6个多月的斯大林格勒大会战胜利结束。不久,经中共中央同意,苏军领导机关安排刘亚楼和卢冬生到苏联远东军区。1943年夏,刘亚楼来到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在军区机关见习,不久受命指导驻伯力郊区的第88步兵旅的工作。

苏联远东方面军第88步兵旅又名抗联教导旅。1940年以后,东北抗日联军在日寇残酷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下,进入最艰苦的斗争阶段,部队锐减到一千人左右。1942年8月,抗联主力移到苏联远东边疆,改编为野营教导旅,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副旅长,朝鲜人崔庸健(后曾任朝鲜国家副主席、委员长)任政委。当时,金日成任第一营(独立步兵营)大尉营长(后升少校)。

金日成不仅能讲流利的汉语,俄语也说得不错,作风稳健,刘亚楼和他自是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