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解放军丨新青年·冯维


  

  冯维:中国国民解放军某集团军兵士,汶川地动中深受救灾军队鼓励,发愤参军。

  上学路上的火炬,

  溪流中的小鱼虾,

  操场边的湿泥巴,

  曾经的美妙影象。

  这个四川羌寨少年本认为,

  会不绝如许高枕而卧长大。

  山崩地裂,从天而降,

  天人永隔,存亡一瞬。

  先生和同窗被压在教学楼废墟下,

  死里逃生的他好像一早晨之间长大。

  旌旗灯号隔断,途径欠亨,

  偏远的故乡水尽粮绝。

  他牢牢抱住颤动的母亲,

  一遍遍听着和顺的快慰。

  “国度不会不论咱们,

  必定有人来救咱们。”

  是的,子弟兵来了!

  他们徒步送来食品,

  却舍不得吃一口热饭;

  他们协力搭起帐篷,

  却背靠背坐地上苏息;

  他们披星戴月刨挖,

  却没觉察已满手血泡。

  面前目今的这统统,

  少年冯维看在眼里,

  并记在内心。

  小时候他曾说,

  武士手握钢枪最神情;

  14岁的他发明,

  本来浑身灰土是真情。

  从大难不死的少年,

  到铁骨铮铮的兵士。

  震后五年,他披上戎装,

  成为抱负中的武士样子容貌。

  “新青年”第19期

  约请解放军兵士

  冯维

  聊聊他的心路过程

  《长大后,我就成为了你》

  演讲实录:

  人人好,我是新青年冯维,本年24岁,是一位解放军兵士。

  我出生在四川省北川县擂鼓镇的一个羌寨里。小时候,我很油滑,经常在下学路上溜到河谷里去抓鱼,玩得满头大汗才回家。当时的我是天下上最快乐的人,直到十年前的一天,统统都改变了。

  2008年5月12日下昼2点28分,我正在课堂里上课,忽然间,感到到一阵激烈的晃悠。先生大呼:“快跑!地动了!”同窗们都向外跑去,楼道马上里挤满了人。岌岌可危的时候,我从课堂的窗台跳向了窗外的大树,那棵树有十多米高,当我攀着它回到高空时,身后的教学楼曾经塌了。

  那一瞬间,我的天下里只要哭喊声和漫天的灰尘。我无奈睁开眼睛,也无奈呼吸。头天还在一起玩的小伙伴被压在了废墟下,上午还在给我上课的先生满脸是血。山上赓续有落石滚下,我好像站在一个赓续晃悠的簸箕里。年少的我认为,那便是天下末日。

  当我回抵家的时候,村里的屋子大部分都塌了。震后第一早晨,早晨余震赓续,咱们在樱桃树下搭了一个帐篷,妈妈抱着我和mm,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不绝地抚慰咱们:“不要怕,国度不会丢下咱们,必定会有人来救咱们。”

  妈妈说的没错,在咱们最失望的时候,解放军来了。

  咱们村离北川县城有15公里,地动把路都切断了。就在村里将近弹尽粮绝的时候,是解放军徒步把食品和水送了出去。那是我第一次吃到方便面,感到真是人世厚味。另有火腿肠,我一口气吃掉了好多根。

  地动摧毁了黉舍和故里,是解放军把咱们救了进去。余震赓续的时候,解放军冒着风险,把我家的器械一件一件地挽救进去。他们为咱们搭起救灾帐篷,本身却只能坐在地上背靠背后苏息。妈妈给他们送去热水热饭,他们却说军队有划定,不克不及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

  地动夺走了我高枕而卧的童年,但也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长概略当解放军”是很多男孩心中的妄想,在我14岁那年,这个妄想由于大难不死变得加倍果断。

  2013年7月,我19岁,得悉某集团军到北川征兵时,我立即报了名。颠末层层挑选,我终究穿上了求之不得的戎衣。我很荣幸,刚进军队就进入了特战旅。小时候觉得特种兵很景色,然则真正开端妖怪演习后,我才晓得,所有的景色都是用汗水和痛苦悲伤换来的。

  我给本身划定天天5点起床跑步。为了得到更多的演习机遇,清晨3点钟我就跑去10米抓绳的处所占位置。半年里,我磨破了3双胶鞋,用坏了两对护腿板。

  在特战旅的日子里,最挑衅勇气的照样跳伞。还记得第一次上飞机跳伞,我特别紧张。还没来得及反响,伞开了。我想起了那些分开的先生和同窗,他们必定在离我很近的处所,假如看到这一幕,必定会为我觉得自满。

  2015年,军队提拔职员加入“9·3大阅兵”,颠末层层挑选,我进入了集训队。为了演习踢正步,脚的高度,我天天对着墙练,一不小心脚指就会踢到墙,疼得人龇牙咧嘴。

  站军姿是最痛苦的工作,天天站4个小时一动不动,我的最高记载坚持是坚持4分钟不眨眼。然则换来的价值倒是泣如雨下,眼睛血红。两个月演习上去,我的小腿踢得毛细血管决裂,如今也能显著瞥见皮下的淤痕。

  他人问我为何能对本身这么狠。我想,恰是由于我是从地动灾区走进去的孩子,曾经与灭亡擦肩而过,以是加倍理解性命的名贵,加倍盼望让芳华在更有意义的处所绽开。

  2015年9月3日,我站在“东北抗联”英模军队方队中接收校阅阅兵,当我在天安门广场大声喊出“为国民服务”的时候,脑海里又呈现了地动时的一幕幕。那一刻,我的眼眶有点发烧。我真正领会到,我再也不是昔时谁人地动中手忙脚乱的男孩,而是能够手握钢枪保卫祖国和国民的兵士。

  过去的十年,故乡的乡亲们早已重拾生涯,故乡变成为了一个有着浓烈羌族风情的旅游景点,咱们家也尝到了村庄复兴的成长苦头。

  而我抉择在离它千里以外的处所,做一个解放军兵士,去远远守望它。在这个天下上,为了国度和国民的光阴静好,总必要有人负重前行,我愿意做如许的人。

  地动在我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烙印,但它没有夺走我坚强的性命,是以,我的余生不害怕任何艰苦。

  十年前是党和国度救咱们于危难之间,如今我将以全体的芳华和热血答谢这份恩惠。

  我是新青年冯维。

  特战旅里妖怪演习,

  阅军营中百炼成钢。

  出国交手载誉而归,

  壮志男儿挺起胸膛。

  “我是灾区进去的孩子,

  更理解性命的寄义。”

  10年前,咱们存亡不离;

  10年后,这里生生不息。

  以一身戎装许国度,

  让芳华在虎帐盛开。

  新青年,空头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