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发力供给侧为“三农”注入新动能


  湖南日报记者 周帙恒 张斌

  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三农”问题事关国计民生,重农固本一直是重中之重。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强农惠农政策,拓展农民就业增收渠道,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推动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互促共进,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连日来,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在湘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围绕这个话题畅所欲言、建言献策。

  打好创新、品牌、服务三张牌

  全国人大代表、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乡凤凰村村委会主任杨莉此次赴京,带来了自己的科技创新成果——黄栀子。“黄栀子树浑身是宝,叶、花、果、根都可入药,果能清肺润喉,花开可观赏,花谢可泡茶,干果既是中药原材料,又可提取天然色素。”通过加班加点培苗,扩大炼苗基地、种植基地,发展生态循环农业,杨莉不仅积极投身农业科技创新,还让黄栀子成为带动更多的贫困户脱贫奔小康的致富花。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打造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和现代农业产业园,我听了很振奋,这么多年没白辛苦。”杨莉说,现代农业应是规模化、机械化、科技化、信息化和生态化融合发展的农业,在实践中发展“五化”,她看到了“开花结果”。

  除了创新,农产品供给还要定位精准。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佳惠集团公司董事长李小红就表示,建设具有显著地域特色的农产品地域品牌,也是发力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一项重要手段。

  李小红说,地域品牌正是品牌农业发展的金钥匙,但在我国,农产品品质不一,标准难以控制,没有形成有组织的规模生产,往往出现地域品牌农产品市场需求大、供应却跟不上。

  “建议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牵头,制定地域品牌精准扶贫整体规划,以14个重点连片贫困地区为倾斜点,选点选品,全面铺开。”李小红认为,可通过政府统筹,建立农产品数据管理中心,对农产品源头实行编码管理,采用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实现农产品生命周期全过程大数据采集,解决农民既是生产者,又是管理者,还是销售者的多重责任问题,实现绿色农产品从田间地头到达消费者手里的有效供给体系。

  长期跟种子打交道的全国政协委员、隆平高科常务副董事长伍跃时认为,农业产业链的源头发端于种业,农业供给侧改革应推动种业企业试点精准综合农业服务。

  “随着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办法出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面积超过8亿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总量超过270万个,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面积占比超过30%,对综合农业服务需求呈爆发性增长。”伍跃时说。

  “全球第一大种业公司孟山都公司,就以"种子+农药"为核心,搭建了"农资一体化+农业信息化"的农业综合服务平台。我们可以借鉴其经验,以种业龙头企业为核心,从品种选育、田间生产、餐桌消费等,构建以种业为核心的农业服务"生态圈",通过科技创新打造精准农业综合服务平台。”伍跃时认为。

  用机制激活内生发展动力

  地里到底该种啥?未来有没有销路?价格又如何?考虑这些问题,首先要明确一点,这土地归谁,收益又归谁。

  “要把农业做活,关键是赋予农民更加充分的财产权利。”全国人大代表、益阳市委书记瞿海说,只有落实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户承包权、土地经营权“三权分置”办法,做好土地确权认证,让农民放心,让承包权和经营权适当分离,同时做活经营权,激活要素,从根源上做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些扶持政策恰恰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道而驰。”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刚直陈当前各地在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方面存在的一些弊端。

  “以流转多少土地、形成什么规模为标准,给予相应的资金补助或其他直接扶持。这种以规模为导向的扶持政策,往往导致哪种农产品生产经营有扶持,生产经营者就去从事哪种,哪种农业经营形式扶持多,生产经营者就去发展哪种。这样一来,经营者往往将目标聚焦在扶持政策上,而不是在市场需求上。”杨维刚说。

  为此,他建议,对新型经营主体经营规模的直接支持转变为帮助其提高市场适应能力、品牌打造能力的服务,将扶持政策重点转移到扶持其标准化生产、农产品质量安全认证、品牌推广、农业设施条件改善,以及帮助其解决生产经营中的技术、信息、管理、融资等方面的困难上来,从而切实提高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适应市场的能力。

  让农民感受到自己是农业现代化的主力军

  “我的企业,几十年来始终充分考虑农户的利益和感受,也充分考虑对他们进行技能培养,未来还将一如既往地做下去。”在农业领域耕耘数十年的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熙可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阳国秀认为,推动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是农业现代化,因此要重视发挥农民这一主体的作用,要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农业现代化的主力军。

  “这就要构建农业从业者分类精准培训机制。”对于这一点,杨维刚认为,现在政府主导的对农业从业者的培训资源很多,各级各部门投入也很大,但效果不显著,尤其是普通农民对培训的意愿不强。

  “要整合资源对农业从业者开展分类精准培训。”杨维刚说,要通过对普通农民以及不同类型的新型经营主体带头人分类建档,尊重从业者不同的需求采取有针对性的培训方式;改变以课堂授课为主的模式,以实训基地培训、典型示范、项目推动、经济组织带动为主,注重提高实践能力,并进一步规范新型职业农民认证制度,把培训、考核、发证、质量控制、激励等纳入法制化轨道。

  他还建议结合正在推进的户籍制度改革,在不损害农村居民财产权益、支持发展现代农业生产经营的相关特定的条件下,放开在农村居住的相关制度限制,并营造有利的环境让城镇优质人力资源进入农业领域创业就业,为农业改革发展助力。

  (湖南日报北京3月7日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