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ST昆机兴衰往事:传统制造业的沉重转身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实习生 杨洋 昆明、北京报道

  “在我还小的九十年代,昆明机床厂每天都很热闹。那时候,长辈告诉我们,找男朋友就要找机床厂的工人,工作稳定还省心。可是现在,女孩子已经不大愿意找工人当男朋友了。”

  这是3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昆明长水机场前往*ST昆机(600806.SH;0300.HK)位于茨坝路的总部时,出租车司机赵红(化名)说的一番话,她已退休的父亲曾在昆明机床厂工作30余年。

  在此两天前的晚上,*ST昆机主动披露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监管层的问询、立案调查随之而来。3月24日下午,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若查实*ST昆机存在违规情况,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触及退市标准则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将其驱逐出市场。

  接近*ST昆机的知情人士透露,尽管还未查清涉嫌财务造假的最终动机,然公司连年经营不利恐是重要因素之一。

  “实际上,昆机的经营状况亦是整个机床行业的常态,自2011年后,大到行业龙头沈机集团,小到普通机床厂,始终未能走出效益大幅下滑的困境。”爱建证券分析师刘孙亮说。

  同样的是,就像*ST昆机就如机床行业的一个缩影一样,机床行业似也成为中国传统制造业的一个缩影,在宏观经济转型的关键时点中,亟待转型升级。只是,面对往日的荣光消逝,“中国制造2025”如何发挥效用,成为传统制造企业急需思量的关键点。

  一个缩影

  如果不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主动提起,已经搬离*ST昆机总部多年的赵红,并不知道这个她出生和度过青年时代的地方,出现了上文提及的财务问题。

  “直到现在,我们都叫它昆明机床厂,即使已经卖了好几次(指更换大股东)。以前,机床厂在昆明非常出名,效益也很好,大家只要提起自己是这里的工人,都挺自豪的。但是现在不行了,九几年的时候效益已经出现了下降的变化。”赵红说。

  根据*ST昆机历年的财报和财务预报显示,这家成立于1939年9月,由原中央机器厂发展而来,前后历经三任大股东【分别为云南省人民政府、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沈机集团】的机床制造企业,已经连续三年业绩亏损,今年将被暂停上市。

  其中,2014年至2015年,*ST昆机营收从8.68亿元下降至7.77亿元,2016年营收料将进一步下降;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从2014年的-2.04亿元,亏损预计扩大至去年的3.75亿元。

  而在主动披露涉嫌财务造假后,上文知情人士表示,*ST昆机的连续亏损年份,大概率将进一步扩大至5年。也即,曾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达到744万元的2013年,极可能在财务数据调整后,出现亏损。更早前的2012年,则亏损7322万元。

  已在*ST昆机通用车间工作了28年的李国(化名),曾见证了公司最辉煌的时刻,也正经历着如今的落寞和无奈。

  “那时候下班,门口乌压压都是人头,现在再也看不见这样的场景了。五年前,这里的员工还有3000多,现在虽有1700人,但真正做事的只有700人,其他人没事的时候就闲着了。”李国说。

  另一位还有5年就将退休的工人刘爱民(化名),则无奈地用一个故事形容了*ST昆机的变化。

  他说,以前*ST昆机好的时候,家长吓唬那些调皮的孩子,说的话都是不好好学习就进不了昆机,只能去隔壁的昆明卷烟厂,“现在留在昆机的,工资低不说,去了卷烟厂的都赚了钱”。

  期待转型升级

  一部*ST昆机的兴衰史,实际上也是我国机床行业的兴衰史。

  尽管目前看来,*ST昆机业绩出现亏损的年份,始自于2012年,然而更早之前的2009年开始,其净利润已开始下滑,又尤以2011年下滑幅度达69.4%,成为分水岭。

  2011年,亦被业内人士称为是机床行业由盛转衰、由盈利转向亏损的时间拐点。自这一年后,行业内的大小机床企业盈利快速下滑至亏损,且至今未能缓过劲来。即使是作为国内机床行业的龙头沈阳机床(000410.SZ),概莫能幸免。

  尽管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看,沈阳机床出现亏损年份仅是2015年开始,且去年进一步扩大亏损额至11亿-12亿元,但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这项数据看,出现负值的年份正是2011年(亏损1763万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北某机床厂高管表示,2011年时,不知为何突然间订单量开始大减,在成本没有减少的情况下,企业不得不面临亏损。

  爱建证券刘孙亮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机床行业企业在2011年出现变化的原因,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技术原因以及需求的下降。他解释,这一年之前,国内机床厂生产的普通机床数量仍然较多,而数控机床的生产还未正式普遍应用。

  “一直以来,国内生产的机床量都是供大于求的,在2010年国内宏观经济增速开始出现变化后,企业对机床的需求开始下降。再加上国内普通机床与国外企业相比,仍处于较为落后的地位,随着进口机床数量的上升,进一步抑制了国内机床厂的发展。”刘孙亮说。

  作为佐证的一点是,无论是*ST昆机还是沈阳机床,在近5年财报中,披露企业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均谈及宏观经济与行业的因素。

  此外,根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下称“机床协会”)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机床工具市场主要细分领域的消费额变化趋势仍是下行,但降幅收窄。其中,金属切削机床、金属成形机床和工量具消费额分别同比下滑5.3%、2.9%和8.9%。

  出路何在

  旧的时代已经消亡,而新的时代却还没有到来。这句话不仅形容着机床行业的现状,同样亦是当下我国传统制造业的真实写照。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工业企业利润则同比上涨12.3%至6.34万亿元,但传统制造业企业的“春天”,仍还远未到来。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仍处于制造业中后期的发展阶段,也即在发力从中端市场向高端市场迈进的时期,只是与最终目标仍有较大距离。

  “传统制造业企业除实现结构调整,完成新旧动能转换外,还应该从自身进行转型升级,科技创新。”李锦说,“反映至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上,应该更多实现产业链的重组,不要小而全,而是从市场上配置资源。”

  实际上近年来,以*ST昆机、ST慧球等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公司,频繁试图通过资产重组、股权转让,摆脱现有的行业身份。然而,随着监管的趋严,及相关政策的出台,成功概率已有下降。

  3月24日,邓舸即表示,证监会将加强并购重组监管,打击忽悠式跟风式重组,目前已有9单向一方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新购买资产与原公司主营业务不符的项目被终止重组。

  *ST昆机董秘贺喜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为何会涉嫌财务违规原因时,曾提及财务总监金晓峰2015年上任后,主要工作便是“保壳”。

  2015年10月,*ST昆机大股东沈机集团拟将所持全部股份转让给紫光卓远,但最终因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及相关高管、中介机构均遭处罚。

  去年10月,明知扭亏无望的*ST昆机,为了实现扭亏“保壳”,无奈向外挂牌出售旗下三块核心资产,但这一计划却遭到3位董事会成员的反对和弃权,目前仍未有下文。

  不过,相比于*ST昆机在上述方面的背运,华数传媒借壳*ST嘉瑞、华媒控股重组华智控股均取得了成功,并实现了由原传统制造业向传媒行业的转型。且仅去年一年,中小板就有9家公司置出产能过剩、经营前景较差的资产,注入更具有生命力的业务或资产,实现转型升级。其中,就包括顺丰控股等三只快递股。

  不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却对上述现象有不同看法。他以*ST昆机为例表示,“公司作为已经具有资本平台的上市公司而言,不去考虑如何结合资本市场优势提升自身竞争力,而去想怎么炒壳卖壳,这是本末倒置、追求眼前利益的行为。”

  (编辑:张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