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河南商丘民权林场:三代务林人抚育6.9万亩平原


黄河故道披绿装

  暮春时节,河南商丘市民权林场申甘林带的上万亩刺槐盛开,花香四溢,引来游人无数。

  眼前生机盎然的情景,很难与昔日黄河故道“风吹黄土遮天蔽日,盐碱遍地寸草不生”的苍凉画面联系起来。

  经过68年的努力与坚守,三代务林人抚育了6.9万亩的平原林海。茂盛的林木像一道绿色长城,镇守在豫东门户。

  早上起来一抖被子几斤沙

  驱车行进在林间公路上,两旁的树木错落有致,一排排、一行行,像等待检阅的队伍似的,一眼望不到边际。漫步林间,若不是脚下松散的黄沙提醒,记者几乎忘了这里是黄河故道。

  1855年,黄河最后一次决口改道,在豫东平原上留下了连绵的沙丘群。民权紧邻兰考,电影《焦裕禄》里风沙盐碱的画面,林场的老同志曾经亲历。曾任林场场长、今年84岁的康心玉回忆说,当年一到春季,大黄风吹得白天看不到太阳,种的麦子连根都会吹出来,周边的村庄和农田不断被蚕食,群众生活很苦。

  1949年12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决定营造豫东防护林带。1950年初,民权造林治荒拉开了序幕。

  1955年夏天,21岁的康心玉从洛阳林校毕业,来到民权林场。当时林场只有16个人。他们天蒙蒙亮就带着干粮出工,有时候一天要走三四十里地。渴了,找个水坑喝几口;困了,就在黄沙里挖个地窨子,铺草而卧。夜里得蒙着头睡,早上起来一抖被子几斤沙。

  “最早,我们培育树苗的苗圃就1亩,后来扩大到104亩。能长成这么一大片林子,当年我们是想不到的。”在林场工作和生活了63年的康心玉说,“林场几任领导班子和工人吃住都在林场,一心要把空闲的地方都种上树。”

  林场场长王伟介绍,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林场目前经营面积达6.9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9.7%。申甘林带是林场核心林区,长24公里,宽2—3公里,是全国四大平原人工林之一。

  偷盗树木的现象几乎没有了

  在申集分场的刺槐林里,有一座小木屋。屋内面积不大,摆了4张单人床,护林员张艳民正在屋内烧水做饭。“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养护树木、修剪树枝,24小时两班倒,基本不休息,有事随时出门。”47岁的张艳民说。

  上世纪80年代,林场有了一定规模,但由于当时的法律法规不够完善,林场的树木经常遭到破坏。当时护林工作挺危险,偷盗树木的人甚至还带着土枪。

  “种好,还得养护好啊!”林场老技术员翟际法说。今年80多岁的翟际法,1962年从林校毕业后到林场工作,好多次他们头天种了树苗,第二天再去浇水时就少了许多,心里急,却无奈。二儿子翟鲁民高中毕业后,翟际法动员他去林场派出所当民警。“穿着制服到林地里走走,偷树的人就害怕了,情况就会好很多。”

  记者往林子深处走,遇到了不少护林员。护林员们对记者说,现在护林工作容易了,偷盗树木的现象几乎没有了。

  林场人一代接着一代干,筑起了黄河故道上的这座绿色长城。

  “种树就是种钱,种树就是种福”

  “种树就是种钱,种树就是种福,种树就是种生命。”翟鲁民说。他从林场派出所民警干起,后来成为分场场长,再后来成为林场的副场长。他说,他理解父亲,理解父亲当年为他作出的选择。翟鲁民的儿子翟文杰大学报考了园林规划设计专业,毕业后也回到林场工作。

  林场现有职工600余人,“三代同为务林人”的现象比较普遍。林场老职工潘敬修把儿子留在林场工作,又动员孙子回了林场。老人说:“植树造林,说到天边都是正道!”

  2015年,申甘林带被国家林业部门批准为国家生态公园,获得“中国森林体验基地”称号。申甘林带的绿色效应惠及周边地区,影响四面八方。民权县成为“中国长寿之乡”“中国健康小城”,对绿色的向往和追求,融入当地人的血液。每年春节过后,民权县委、县政府领导都会带领干部群众,来到申甘林带添植新绿。2013年以来,民权县每年参加义务植树人数均在40万人(次)以上,已累计完成义务植树820余万株,义务植树尽责率达94%以上,成活率在90%以上。

  民权县提出,要大力建设“黄河故道生态走廊”,以申甘林带为核心,以当地鲲鹏湖、秋水湖、龙泽湖组成的国家湿地公园为重点,着力打造连接湿地公园和生态公园的绿色廊道,并计划沿黄河故道两侧再造面积约3.6万亩的生态林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