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政协传媒网!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用生命感动山西的王一飞走了


  

  群众和王一飞(右二)总有说不完的话

  从2月底到现在,右玉老百姓时常在挂念一个普通民警的名字,右玉警界“小老杨”王一飞,本报对他曾多次进行报道,2014年还获得本报主办的“感动山西十大人物”提名奖。2月21日,30年如一日扎根基层派出所的王一飞不幸逝世,终年59岁。公安部、山西省公安厅、朔州市公安局发来了唁电表示悼念。公安部政治部、山西省公安厅政治部等单位敬献了花圈、挽联。

  王一飞是名普通警察,也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山西十大好人”、山西“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山西“十佳亲民人民警察”、朔州“十大最美劳动者”。在老百姓的心里,他就是那个右玉杨千河派出所的,永远的老所长。

  3月初,右玉县主要领导来到刚刚去世的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王一飞家中,看望慰问王一飞母亲,并送上慰问金。“王一飞同志扎根公安基层三十余载,任劳任怨,不计名利,将毕生精力默默奉献给了公安事业。在他身上,体现了持之以恒、吃苦耐劳的右玉精神,是全县人民的骄傲,他的事迹激励和鼓舞着后辈人更好地传承弘扬右玉精神。”右玉县长王志坚说。

  百姓想他:他是把心放在正当中的好人

  在采访中,记者不止一次听到群众称赞王一飞,“老所长是把心放在正当中的好人”。

  已经70多岁的李志义和贺有老汉,说起老王,忍不住老泪纵横。“要不是他,估计我们两家人现在还不说话哩。”几年前,李志义乘坐贺有亲戚的三轮车去县城,路上三轮车翻车,李志义受了轻伤,两家因此发生冲突,闹得很不愉快。王一飞得知情况后,劝完东家劝西家,通过多次努力,终于两家人和好了。

  “大事小事都能找他帮忙,哪里是派出所长,根本就是我们的亲兄弟啊!老王的好,我会记一辈子!”李志义捂着嘴巴呜咽起来,贺有擦了擦眼泪接上,“邻里之间发生矛盾纠纷,都愿意找他调解,再难解的疙瘩,经他说和,没有不握手言和的,没有不满意的。上次还说看他的气色有起色,一定能好起来的,我们杨千河离不开他呀!他还笑着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会好起来的,他也离不开我们呐……怎么就走了呢……”

  “老王对老百姓的那份情义,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乡干部这样评价王一飞。

  同事念他:他是温暖人心的老所长

  从穿上警服到倒在工作岗位上,三十多年来王一飞一直在基层任职,全县的十个派出所他呆过八个。靠着这种扎根基层、与群众打成一片的作风,王一飞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迅速地打开局面,获得群众的信赖。

  2009年12月,在基层干了20多年的王一飞挑起了杨千河派出所的担子。杨千河地处右玉西北边缘,距县城35公里,翻过西边的长城就是内蒙古的和林县。乡里的一个小院,院里的一间简陋的屋子,就是他生前的办公地点。其实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就是个简单的家。屋子最里面是土炕和灶台,灶台上放着的水壶不知道用了多久,把手早就断了,曾用铁丝连着,现在连铁丝也磨断了。

  杨千河派出所下辖21个村,总人口4757人,辖区面积大,人口分布广,派出所只有3名民警,人少事多,警力不足,派出所偏僻,离乡里最近的金牛庄村也在二里地外。不仅要负责辖区的刑事、治安案件,还要做好所管辖的警务室的各项工作,大家常常连续熬夜加班。为了减少路途遥远带来的出警不便,王一飞周末经常不回家,总是坚守在值班室,为的就是对村民的报警求助“随叫随到”。罗鹏说,老所长每次走访,都会把印有自己姓名和电话的“警民联系卡”发给群众。

  由于长期饮食不规律,王一飞的身体亮起了红灯,常常莫名地咳嗽,领导和同事多次劝他尽早到医院检查一下,但他却说“没事”。2014年4月,他去医院,没想到被确诊为食道癌。

  家人爱他:他是好父亲好丈夫

  “小时候,我们都觉得妈妈比爸爸好。我爸经常回不了家,回了家也没时间和我们玩,我们都很怕他。如今我才越来越感觉到我爸这些年是多么不容易。平时对他也有怨言,可是其实我们都很爱他敬佩他心疼他,我爸是心有大爱的人,他心里装着老百姓啊……”说起父亲王一飞,二女儿王艾的眼泪夺眶而出。

  1983年,王一飞从油坊乡政府调到公安局,两年后结婚。三十多年里,他调解过无数纠纷,破过无数案件,帮过无数乡亲。可家里的事,他还真没干过多少。

  郝玉兰说,一开始,王一飞在油坊乡派出所(现在为新城镇派出所),所里3个外勤民警负责周边20个村子的治安,最远的哑巴岭村距离乡里有30多里。几年后,王一飞回到公安局做了户证股股长。两年后,局领导找到王一飞,问他愿不愿意去高家堡当所长。高家堡乡在右玉最南面,当时,那里赌博成风,偷盗斗殴频发,全局没有人愿意去。但是,王一飞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当时,县城到高家堡只通坑坑洼洼的土路,骑自行车走一趟要多半天,老王隔20多天才能回家一趟。家里的事,完全是我一个人操持。”眼看着快退休了,他却患上了食道癌。“就是因为工作忙,生活不规律。经常干到半夜,就煮点方便面、挂面凑合吃,哪能受得了。”郝玉兰哭着说。

  领导几次调他回局里,他总是婉言拒绝;郝玉兰想找领导让他离开派出所安心养病,也被他强烈阻止。“他说他喜欢和乡亲们打交道。破了一个案子,帮了一个乡亲,都会觉得开心。”

  本报记者 王晋飞 通讯员 辛泰 吴亚萍